logo

韓國水生館將放流海豚回歸大海

《禹英禑》加速社會改變!韓國最後一隻印太瓶鼻海豚將回歸海洋!餘21隻討論中

yeong
3 months ago

來源: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

哈囉,大家好,這裡是由韓國人每天提供最新韓國旅行資訊的Creatrip


#非常律師禹英禑
#海豚#釋放#水族館

韓劇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精彩完結,但後續效應仍持續發酵當中,劇裡提及對海生動物保育的議題,也正式影響到韓國如今對水生動物的政策發展。


08月初,韓國海洋水產部長官趙承煥(조승환 音譯)表示,為了把留在韓國水族館中的最後一隻印太瓶鼻海豚飛鳳(비봉이)放流(將水生動物送回原棲息地),正積極進行野生適應訓練以及放流的準備。


飛鳳(來源:뉴스1)

據了解,目前濟州島沿岸棲息著約120多隻印太瓶鼻海豚組成的群體。在2012年時指定為海洋保護生物時,韓國境內水族館內共飼養了8隻印太瓶鼻海豚;2013年起,陸續放流3隻海豚,便是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提及的三腳、春三以及Jedoli。


2015年,韓國再次野放名為泰山、福順的海豚,2017年時放生了名為金燈、大砲的海豚,只是這兩隻海豚至今失去了蹤跡,未能得知是脫離濟州沿岸群體,亦或已死亡;可惜的是,2022年06月,泰山的屍體在濟州海域發現,與一般瓶鼻海豚壽命為40歲相比,牠僅活了27歲的時光(其中有6年遭到圈禁)。


Jedoli與其後代(來源:제주의소리)

三腳與其後代(來源:연합뉴스)

在當年,因為這些海豚大部分為非法捕撈、買賣至韓國水族館內,消息揭露後,也震驚了全韓國,並由政府出面主導海豚救援與放生的行為。


2013年時的海豚放生計畫是全世界第一起,經過人工飼養多年的印太瓶鼻海豚重新放流,並成功回歸群體、產子的案例。 


進行放流訓練的飛鳳(來源:국민일보)

至於最後一隻印太瓶鼻海豚「飛鳳」沒有一同放流,是其被捕撈的時間為2005年04月,已過了公訴時效,因此未能像其他海豚一樣,透過政府向負責人以《水產業法》起訴,把海豚進行沒收,並主導放生與適應計畫。


當年震驚全韓,涉及非法買賣海豚的太平洋樂園歷經其他企業收購,並於2021年底宣布結束水生館業務,表示將進行放生旗下印太瓶鼻海豚(飛鳳)、寬吻海豚的計畫。


感到孤立的泰智(來源:동아사이언스)

剛剛提到的印太瓶鼻海豚金燈、大砲,原本是在首爾大公園裡,與寬吻海豚泰智一起生活,但在2017年金燈與大砲放生之後,泰智出現了異常行為,推測為因感到不安與孤立,最後只能搬遷至太平洋樂園,與飛鳳一同生活。


而在太平洋樂園的水生館結束後,該企業並沒有如當初承諾將放流海豚,而是在2022年04月,擅自將寬吻海豚送至巨濟Sea World。


只是巨濟Sea World在2014年開業以來,已有11隻鯨豚在館中死亡,被稱為「鯨豚墳墓」,該企業作法也飽受批評;獨自留在太平洋樂園裡的飛鳳,也在同伴消失後,出現追逐自己影子的異常行為,推動了飛鳳放流的計畫進行。


來源:KTV국민방송

除了目前確定將回歸大海的飛鳳,其餘韓國水族館內剩餘的海豚有16隻(另加5隻白鯨)。


飛鳳為濟州島周邊群體,遭非法捕獲的印太瓶鼻海豚,但其餘鯨豚大部分都是透過展示、研究,從日本、俄羅斯等地進口的原生動物,要在韓國當地野放相當困難,不只周邊沒有該原生群體,水域溫度、特性的不同,更有可能導致牠們在放流後死亡。


部分專家表示,應該加速於朝鮮半島海域建立「海洋休息區」,讓鯨豚別再被侷限於狹小的水生館內,卻在過去被駁回預算,而海洋水產部也要求在明年預算案中反映相關計畫。


泰山、福順適應放流紀錄(來源:뉴스1)

若在海洋休息區放養,這些鯨豚實際上仍被侷限於部分海域,未能真正重獲自由,加上白鯨原棲息於溫度較低的海域,若要進行原棲息地放流,需要與他國進行協商,讓研究計畫進入該國海域,這是幾乎不可能的計畫,因此放流計畫除了飛鳳海豚,其他部分仍在鄭重討論當中。


針對飛鳳回歸大海的計畫,目前已經進入最後階段,讓飛鳳在特定海域內進行適應訓練。


但有人表示擔憂,認為當初放流的海豚群都是一起訓練、一起適應,聰明的海豚可以透過同伴引導進行學習,以加速放流進度,但飛鳳孤身一人,未來是否能如其他放流的海豚一樣,順利融入當地群體,仍是一大考驗。


《禹英禑》拍攝地|點我

🤞🏻 Creatrip Youtube上線囉

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
instagram.com/creatrip.tw

🎈韓國美妝/文具/鞋子/服飾代購服務


其他推薦
LoadingIcon